2018-12-11 7:46:00

  公司股权分散了之后,很容易成为敌意收购的目标,想要防止敌意收购,保证自己的控股权相对不变,请设法多找一两个投资机构扮演白衣护卫,成为公司的主要股东,看看能否在保持控股权不受挑战的前提下,兼顾公司的持续发展。

  老张家的企业是一家上市公司,发展了多年,经过几次再融资,股权已稀释了不少。原先老张家股权占比挺高,是名副其实的控股股东。现在则是相对控股了。不过,毕竟是创业者,威望在,虽然控股股权占比降低了不少,在公司里依然有绝对的话语权。只是因为前期扩张太快,新产业良莠不齐,而公司原先的主打产品时过境迁,不再独领风骚,公司这两年发展不太顺利。看着报表上的存货数字,老张头疼啊。新产品研发也还顺利,只是投产尚需时日,而且新产品是否能击败竞争对手,也是个未知数。伴随公司业绩的下滑,股价也在缓慢下行。老张感受到了某种前途茫茫的意味。

  有人私下建议老张弄点噱头,让市场有个念想,这样股价兴许还能在半空中悬着。可老张做生意凭借的是实诚,并不认可这种做法。他觉得股价下跌是公司不争气,当下要做的就是加快创新,力争尽快恢复公司在行业中的领先地位。这时有个机构悄悄盯上了老张的公司。不妨就把这家机构叫甲吧。反复研究了老张公司的各种数据资料,甲做出了几个重要判断:一是这家公司的财务数据可能还会继续恶化,股价还会下跌;二是这家公司的业绩变化并非核心能力弱化,而仅仅是产品更新换代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假以时日,恢复元气是大概率,这就意味着这家公司有个好的未来;三是伴随股价下跌,这家公司可能会出现严重低估的情形。

  市场给了甲机会。由于一些外部因素的扰动,市场变得不景气,老张家的公司还真的股价超跌了。这时甲开始悄悄买入老张家公司的股票,并在私下里联系老张家公司的一些重要股东,试图通过大宗交易快速提升股权比例。这分明是要与老张争夺控制权啊,身边的朋友适时提醒了老张。这下,老张紧张了。他对自己公司的未来有信心,但不等于市场上其他投资者会抱有同样的信心。毕竟存在信息不对称。自己对公司非常了解,而很多投资者只能看公开财务数据,未必能准确推断公司的未来。现在公司股价这么低,甲此时收购股权,实在是占了很大便宜。


……
2018-10-9 7:45:00

  虽然土西红柿价格贵些,可依然深受县城各类家庭的喜爱,特别是大人带着小孩来采摘,还能体验一下大自然和农村的生活。看起来,土西红柿和其他西红柿的价格差别在于种植成本,实际上还多了一项风险差异。土西红柿种植风险大,收益也就高,风险和收益正相匹配。

  温姐喜欢种植果蔬,她喜欢吃西红柿,所以就种点西红柿,自己食用一部分,其他拿到菜市场去卖。温姐的种植面积不小,在小县城算得上西红柿的大户了。加上温姐责任心强,人厚道,西红柿品质好,所以县城不少人都很喜欢。以前西红柿的品种很单一,个头小,产量不高,红中经常还带点青色,不过吃口不错,番茄味浓。后来引进了新品种,产量高,个头大,红得发亮,看起来就很诱人。再后来又出现了不同颜色的西红柿,比如黄色的,咖啡色的,花样繁多。每次出现新品种,温姐都会去买种子来尝试种植。大西红柿比较好种,产量也稳定,只是番茄味淡了。尽管如此,还是深受欢迎,可能是价格相对便宜,视觉效果上佳的缘故吧。

  规模影响价格。当一种西红柿的种植面积提升,单位产出提升,平均成本就会大幅度下降。原先一样的投入,现在能有更多产出,当然收益就十分可观了。西红柿的平均成本下降,单位价格自然就会下降,县城的街坊邻居们可买到更便宜的西红柿,而种植户也可以通过薄利多销来获取更多利润。大西红柿容易形成规模经济,所以可以定价便宜些。只不过大西红柿产出高,周期短,番茄味淡,生吃的口感差了很多。顾客一般都买西红柿做菜,像西红柿炒鸡蛋、西红柿蛋汤等,都是最家常的美味,西红柿的味道弱一点,并不影响做菜,消费者自然也就不怎么挑剔。

  西红柿是一种很特别的食材。除了做菜,还可做成调味品,比如番茄酱,比如酸汤。关键是西红柿还能当水果吃。小时候吃的西红柿个头小,口感好,可惜现在很难吃到了。温姐也是想念小时候的味道,于是想去种植。可在准备动手干时,却面临一个难题。这种西红柿的生产周期长,产量低,抗病虫害能力也比新品种弱,因此,种植成本肯定要大。当这种土西红柿上市时,如何定价很伤脑筋。如果像大西红柿那样定价,无疑会亏本;如果采取高价策略,又可能面临客户流失的风险。有人给她出了个主意,就是把价格提高至大西红柿的两倍,但不定位在蔬菜,而是水果,取名水果西红柿。经过一阵促销,居然获得了成功。这种高价西红柿一经推出,就成了小县城的时尚水果。年纪稍大的能重温小时候的味道,年纪小的就当品尝了一种新水果。温姐很是高兴。


……
2018-9-19 8:15:00

  承担了高风险,当然得要高收益来补偿,这才使收益和风险匹配。如果某家企业取得了垄断地位,可以获得垄断利润,收益和风险实际上还是匹配的,只不过是因为市场机制受阻,没法让竞争起作用而已。

  温大姐突然觉得早九晚五的工作实在乏味,就开始琢磨创业。到底干点什么好呢?好友们七嘴八舌地出主意,有说开服装店,有说开餐饮,有说开书吧,建议颇多,却似乎都不太对温大姐的胃口。温大姐有个同学小琪在某券商做投行,见多识广,于是就约了小琪聊。小琪倒是真很专业,先是分析了温大姐的专长,然后分析了她的财力,提出了一个可行的建议,就是做小吃。原来温大姐非常擅长做当地的一种名小吃烧饼,这种烧饼里面包着梅干菜和猪肥膘,外边面皮烤得酥脆,吃起来香酥咸鲜,个头不大,每次吃上几个,倒是非常惬意,是当地人最爱的小吃。温大姐继承了家传的做烧饼技艺,自然出手不凡。做烧饼并不需要添置厂房,在家里做即可,也不需要太大的投资,与温大姐的财力匹配。温大姐听取了小琪的建议,开起了烧饼店。

  开始的时候,忙忙碌碌的,烧饼店因为温大姐的精湛手艺而迅速走红,短短几个月就有点供不应求的架势了。不少出远门的人都喜欢带上几包,以了却对家乡滋味的念想。随着这些口碑的扩散,外地不少爱好者也开始托人带烧饼,市场空间快速扩大。温大姐思忖,要满足这些需求,不仅得扩大生产规模,恐怕还得开个网店,方便外地爱好者。于是温大姐又去请教小琪。小琪仔细询问了温大姐现有业务的进展,还抽去空蹲点观察体验了一天,心里有数了。她建议温大姐去租一个大点的房子作为专门的店面,然后购买相应的设备,同时还需请几个帮手,如此一来产能当足够应对未来需求的增长。只是,按温大姐现有的现金流,不足以支撑这笔投资,为此小琪就帮温大姐拟了一份贷款申请书,让温大姐去银行申请小微企业贷款。银行嫌温大姐的行当不高级,没有啥技术含量,而且规模也太小,不太乐意。小琪就让温大姐去找其他金融公司申请贷款。由于小琪的帮助,温大姐前期工作做得扎实,有个金融公司看后觉得还可以,同意贷款,但利率得比银行高出不少。温大姐觉得很郁闷。小琪开导她,人家收取高利率,是因为评估烧饼店后觉得风险高,毕竟是初创时期的小微企业,前途未卜。既然人家承担了高风险,当然得要高收益来补偿,这叫收益和风险匹配。


……
2018-8-29 7:51:00

  担忧食品安全,抱怨“三高”,忧心肥胖,都是食物丰盛之后才有的事。四十年前,国人普遍偏瘦,没有什么“三高”,那并不是因为食物绿色健康,仅仅因为那会儿营养不够。这么简单的道理,可今天很多人装不懂。

  蔬菜打药的事真不是现在才有,以前也打的。很多人总说当年的蔬菜粮食多么纯天然,那是因为没经历过。农作物总是要长虫子和生病的,长了虫子怎么办?难道时不时地用手捉?费时费力,即便农户愿意,也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啊。顺其自然?那会很快就蔫了的。自有农药以来,如果可以选择农药,都是一打了之,多省事。所以,别夸大过去的健康状况,如果真那么健康安全,过去人们的身体岂不是比现在要好很多?疾病要少很多?包产到户之前和之后,农作物都是要打农药的。只是那会儿农药品种少,且农村家庭收入低,不太舍得买很多,所以农药才打得少而已。那时的农药是不是更安全?当然不可能。农药的质量在不断提高,早期农药毒性更大,危害也更大。我小时候就经常给农作物打甲胺磷,现在这种药还能用吗?

  过去市场没那么发达,农户家里种的粮食除了交公外,剩下的就是自己吃了。蔬菜也都是自己吃。自己吃的农作物也是会打农药的。那时还没有绿色农业的概念,更谈不上环保意识。确保产出才是第一位的。因为吃都吃不饱,哪有这么多讲究?并非农户自家吃的就不打药,这是城里人想象出来的。那时候的农村粮食产量低,蔬菜品种也少,产出也不多,为了尽量让全家人吃饱,就得保证农作物尽可能少地免受虫子和各种疾病的侵害,在农业技术不发达的前提下,只能通过打农药来解决问题。这才是那时候村的真实情形。至于打农药会不会损害到健康?还未认真考虑过,毕竟温饱优先于健康,这是常识。健康,是吃饱了之后才开始关注的。现在人担忧食品安全,抱怨“三高”,忧心肥胖,都是食物丰盛之后才有的事。想想看,当你吃不饱的时候,会在意这些么?40年前,国人普遍偏瘦,基本没有什么“三高”,那并不是因为食物绿色健康,仅仅因为那会儿营养不够。这么简单的道理,可今天很多人装不懂。

  温饱问题解决后,食品健康问题开始凸显。当人们不愁吃了,就会在意食品的品质,就琢磨着吃得更好些。当人们开始关注食品的品质,就猛然意识到,原来打农药有很大的危害,才会倡导绿色农业。但绿色农业的实施需要技术,干过农活的人深有体会,没有技术,只能依靠农药,否则无法应对农作物疾病和虫子的危害。而农业技术的推广,需要相应的硬件设施和专业知识,这对普通农户来说就非常困难。有很长一段时间,普通农户依旧依赖农药来对抗农业生产的风险,这也是迫于无奈的选择。当然,随着对农作物品质的重视,农户也开始尽可能降低农药使用量,尽可能学习合理使用农药,这就大大降低了农药残留的风险。就农户自家食用的农作物来说,此时的确在向绿色趋近。这大概是城里人喜欢土货的缘故。


……
2018-8-15 7:53:00

  银行首要目标是安全获利,这就与小微企业的风险特征不匹配。如果要提高其匹配度,就需要金融创新和市场机制构建。因此,关键是在于形成一个市场,能让理性经济人在这个市场上管理风险,并获得相应的收益。足见,用足市场机制才是关键。

  借钱这事挺难。小时候家里穷,现金流紧张,遇到上学交学费、看病交医药费等,就捉襟见肘。去别人家借,就会遇到一些不肯借的。有时并非人家没钱,只是不愿借。当然也会遇到一些好心的人家,会爽快地借。借钱与否和亲缘关系远近无关,有些亲戚不舍得借,有些非亲非故的邻居反而会借。可见亲缘关系并不能保证借款的成功率。从这个角度说,把人假设为理性经济人似乎有点道理。但仔细想想又不完全如此,为啥一些非亲非故的人愿意借?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讲了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关于人的同情心。斯密说,人是有同情心的,这是社会有序化的前提之一。这似乎与斯密后来把社会秩序归结为看不见的手的观点不太一致。当然,可能对斯密来说,前者更多讨论社会秩序,后者可能仅仅局限在市场秩序。

  别人不借钱给你,就一定不好吗?以小孩子的眼光看,是觉得不好。这是种情感视角。但以大人的眼光看,就能理解。因为这涉及风险评估。穷人家庭预期现金流太少,并且高度不确定,这就意味着形成坏账的概率很大,理性经济人当然会选择不借款。所以,别人不借钱是理性选择,无可厚非。当还款概率很低时,别人还愿意借给你,最好的解释就是情感因素,也即是别人基于同情心而已。用行为和实验经济学的术语来说就是,人们除了自利偏好,还有社会偏好,比如互惠、利他、公平等。儿时,当一个人借钱给我家时,估计已做好了形成坏账的准备,在会计上就是百分百计提坏账准备。这相当于别人已打算采取转移支付的方式帮助我们,这本质上相当于捐赠。虽然形式上还是债权债务关系。

  经常想起当年村里唯一的一个医生,我家欠了他多年医药费,他从无怨言,一如既往地担负着作为医生的责任。当地的一个人给我家办了一笔贷款,也没催着还。还有村里每年都提供流动性的几个友善的邻居和亲戚。究竟是什么支撑着他们这种有点不计后果的借款行为?说到底,就是心中存有情感,并非新古典经济学的理性经济人那样冷酷无情。也因为这些人的社会偏好形成了正外部性,让我学会了感恩,学会了回报社会,并且懂得如何把善心传递下去。一个社会的稳定演进,实际上就取决于这些情感因素的代际传承。理性选择固然能促使资源配置效率最大化,从而促进社会财富快速累积,但情感因素才是社会进步的真正动力,社会的美好得益于人们相互之间的友善传递。这就是为何斯密要把同情心当成理解社会秩序的关键因素之一的缘故。而行为和实验经济学则把斯密的同情心的思想理论化为社会偏好,使经济学得以远离冷冰冰的理性经济人假定,转而研究活生生的富有情感的、丰富多样的人。


……
2018-7-31 7:49:00

  当反市场现象出现的时候,会发生什么?那就是陌生人交往社会模式与弱竞争机制配对,进而导致价格和信息显示机制失灵,最终降低社会福利水平。所以,经济学常识不会骗人,通过制度创新来促进市场竞争机制的发育,是增进社会福利水平的正道。

  十来年前,笔者慕名某特色小吃店,去美美吃了一顿,哪知美好的感觉很快破碎:腹泻了。笔者当然明白腹泻和该特色小吃之间的关系,因为品尝了这种特色小吃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压根就没吃过别的食物,总不至于喝温水腹泻吧。假如去找店家理论,店家肯定说不可能,为啥?因为你无法证明这种特色小吃和腹泻之间的相关关系。首先,没法证明这段时间你没吃别的东西;其次,也没法证明这种特色小吃会导致腹泻。店家还会反问,为啥别人吃了没事?这确实还无法反驳,每个人的肠胃功能不一样,有些比较敏感,有些则比较优良,敏感的肠胃抵抗力弱,吃东西腹泻的概率就大;而优良的肠胃抵抗力强,得腹泻的概率就小些。这就说不清楚了。到头来,还是怪自己没有一副好肠胃。

  生活中常常会遭遇类似的糟心之事。如何推断事件发生的因果关系?除非保留完整可信的证据。问题在于,这通常无法做到,即便能做到,搜集证据的成本也太高。这大概就是一种无奈吧。如何解决这个困扰人们的难题?假如吃了某小吃腹泻了,自己知道这是小吃引起的,虽然缺乏证据去找店家讨说法,但可以用脚投票。假如可以找到该小吃的类似店铺,那么就可去这些店铺,而不必局限在那家店铺。问题是如何判断其他的店铺呢?在互联网还没有这么发达的时候,只能靠试错。张三吃了腹泻,李四吃了也腹泻,腹泻的人多了,一传十、十传百,这家店的口碑自然就差了。一家口碑不好的店是很难开久的。声誉机制会起到有效的约束作用。只不过这个声誉机制要产生效果,得有一个口口相传的网络渠道,也就是社会网络。这又回到人口流动性上来,假如人口流动性低,声誉机制就有可能形成,因为这种情景下正好满足无限次重复博弈的条件。

  当人口流动性变大时,重复博弈的条件就难以满足了,店家欺客的成本会迅速降低,从而会导致声誉机制失效。在这种情况下,技术就显得非常关键。互联网满足了这种技术要求。在互联网上陌生人可以相互交往,针对共同的消费发表评论,这也就是网络上的点评设计。诸位在网络上购物都有经验,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网络点评。当购买某物品之后,可就收到的物品和运送的服务作出评价;当该物品经过使用后,还可写追评。一般来说,追评会比较受重视,因为这是消费者的体验结果,而不是第一眼直观的结果。由此,当人们去选择一家小吃店的时候,就可以通过网络的店铺评价来筛选。比如看看好评率啊,看看差评的都是什么内容啊,看看追评啊,等等。通过这些评价信息,可以初步筛选出相对口碑好的店铺。


……
2018-7-17 7:42:00

  信息不对称并非无解。在流动性强的社会中,规模经济下可以依赖技术进步;流动性弱的社会,缺乏规模经济,可通过社会网络来解决问题。要紧的是我们得去理解和寻找这些有效的机制。

  市场上商品形形色色多种多样,没有人能完全了解,最多也就知道个大概。喜欢逛街的人,也仅熟悉周边的市场而已。即便在小县城,想要熟悉每个角落,也相当困难。当然,在小县城,到处看看是很容易做到的。问题在于,我们所看到的东西是否形成了我们所认知的东西?两者之间并不等价。一个小小的蔬菜摊,摆着十几种蔬菜,看起来很简单,但我们最多也就看见蔬菜的种类、外观和数量,并看不出蔬菜所隐含的某些属性,比如农药残留,这只能通过科学检测。这就是信息不对称下的交易。农户知道蔬菜是否用药,用了多少,而消费者对此一无所知。

  解决信息不对称的方法有很多。一种是市场监督,通过某个机构随机抽检,来获取蔬菜的相关信息。但这涉及监督者的激励问题。如同在环保领域一样,虽然监管力度不小,但排污力度似乎也不小。还有一种是通过实地考察,这难度也不小,消费者通常没有时间和精力时不时地跑去田间地头。所以,解决信息不对称的激励就会催生新的商业模式。现在流行的消费者署名租用、农户代管、网络监控三位一体的模式,就是如此。农户把原先自己的地分成若干份,租给消费者;蔬菜种植和管理过程则还是由农户完成,农户建立监控系统,让消费者可通过网络实时监控自家菜地的情况。这是通过技术手段来实现信息对称的成功案例。只是,这种商业模式对技术的要求较高,大城市或许能实现,规模经济的农村可以做到,而很难实现规模经济的农村则无法做到,或者即便能做到,成本太高,也不划算。比如山区,就不太好办。

  规模经济是个神奇的因素。一旦有了规模经济,农户投入网络安装基础就非常划算,分摊在单个产品上的成本非常低,农户就有了激励去技术创新。比如,现在一些果农让消费者可通过视频实时观察果园的情况,从而放心购买农户家的水果。安装基础设施,需要一大笔投入,对于具有规模经济的果园来说,平均成本是递减的,种植规模越大,平均成本就越低。这是技术进步的动力。而在山区,因无法实现规模经济,自然就没动力去尝试信息对称方面的技术创新。如何取信于消费者,对农户来说也是一大难题。农户看起来面临流动的消费者,投机取巧可获取短期收益,反正消费者也认不出来。但在一个小县城,人口数量有限,时间稍微长点,大家都看着脸熟,想投机取巧都难了。


……
2018-7-3 7:50:00

  商业模式所带来的附加值的增加,往往容易被经济学家忽视。现实证明,千万不要过于纠结信息不对称这样的问题。经济学家应该有更宽广的视野,进而更准确地认识现实世界。

  老家的地原本种些稻谷,山里没法大规模种植,成本高,经济效益自然就不好。随着城镇化的发展,进城的人越来越多,对蔬菜的需求自然就大了。于是,很多人就不再种稻谷,转而开始种菜。刚开始涉足新领域,有点不适应。农民总是本分的,期望精致地耕种,能种出新鲜的蔬菜,卖个好价钱。可谁知进入市场后,就傻眼了。种菜的人发现,买菜的人似乎更关注外观,比如好看不好看?当然新鲜是肯定的,毕竟刚从地里摘出来。就这好看与否不好说。蔬菜爱长虫子,如果自然生长,合理使用农药和肥料,长相就没那么好看。如果想追求外表长相,就得经常用药,那会导致较多的农药残留。这就有个如何权衡的问题了。

  城里买菜的人大多不懂蔬菜生产规律,更谈不上了解蔬菜生长过程。把买菜视同买衣服,是很多消费者的共性。新鲜度容易判断,农药残留则不好判断。把蔬菜摆在摊位上,娇艳欲滴的外表容易吸引消费者,农户就会设法让蔬菜变得美貌。以貌取人,恐怕是人之通病。而老老实实做生意的,未必受顾客待见。经济学家说,这叫信息不对称,问题在于很多交易中信息没法对称,不对称是常态。至于这种信息不对称是否会带来负面后果,还得看交易双方的偏好。假如消费者不以貌取人,那么信息不对称或许就不会造成严重的负面效应;假如消费者普遍以貌取人,就很可能自食其果。问题在于,能否找到一种两全之策?当然可以找到。比如现代化农业生产中严格的质量管控和细密的技术指导,就能在确保蔬菜产品和品质的前提下,还能保持不错的外表。困难的是,对于山区农户来说,没有条件做到规模化的生产经营,所以始终面对一个两难权衡。

  是农户心地不善良?非也。农户种菜是为了挣钱。要挣钱就得满足消费者的需求,适销对路才行。如果消费者以貌取人,那么这种偏好就会激励农户生产貌美的蔬菜。交易原本就是双方自愿的,各自偏好满足,利益最大化目标达成。不妨去超市观察一下,很多顾客确实都是以貌取物,挑选水果蔬菜时特别看重色泽光鲜。既然有这种需求,农户自然就会迎合。许多农户种菜时,自己吃的和拿出去卖的是分开的,并非农户故意所为,而是农户把自己吃的那些蔬菜拿去卖,没人要啊!


……
2018-6-20 7:48:00

  互联网的信息传播速度快,搜寻成本低,交流方便,没有空间障碍,再采取传统的吆喝方式已毫无意义。但互联网上的消费者也有他们的弱点:过于依赖网络信息,时间配置在过多的用途上,留给真正购物时思考的时间并不多。在这种情形下,网络信息操纵就成为可能。

  传统相声有个非常经典的段子:学各种吆喝声。不同地方卖东西的摊贩吆喝起来,无论音调还是节奏差异都很大。这看似文化差异,其实是追求营销效果所致。在深宅大院附近吆喝,声音得响亮悠长,否则别人听不到,等听到了赶出门,摊贩已离开了。而在热闹的市井吆喝,则声音短促高频,刺激周边行人过来购买。茶馆里的吆喝像说唱,声声韵律,颇有一番情趣,让你不由自主地走进去。路边坐摊吆喝起来则声音很大,具有压迫感,让人烦躁,但也容易引起注意。传统相声段子里的吆喝还属于人口密度不大时的场景,听起来艺术味醇厚。从前侯宝林大师的学吆喝,让人能充分领略传统相声的魅力。如今郭德纲算受不少人追捧,也能把握个中滋味。

  但也不是所有的吆喝都具有艺术味道。如今城镇里的许多街道上,也有不少店铺吆喝,只不过这吆喝已不是商贩用声音的艺术来吸引顾客了,而是连续播放各种打折价、跳楼价等广告促销语,声音大,频率高。这种吆喝完全没有美感,可定义为噪音。对此,行人只会厌烦,怎么可能被吸引?假如在路边细细观察,却还是陆陆续续有顾客走入店铺。他们多半是老年人。想也明白,这种噪音式的促销虽然令人讨厌,但对特定消费群体可能最有效。因为老年人听力变弱,辨别力下降,通过噪音式的吆喝能有效刺激他们的消费欲望,从而诱导其消费。

  对比两种吆喝模式,传统相声段子里的吆喝重点在物品内容,比如卖包子的吆喝包子,而不是包子的价钱,不会说包子便宜了,半价!而如今城镇一些街道上出现的店铺采取噪音式吆喝,重点在价格,内容倒是不重要的,这种吆喝声突出价格折扣幅度,并且用上了各种震慑人心的修饰语,诸如跳楼价、促销价之类,对节约惯了的人来说,就非常具有诱惑力。吆喝,本质上就是广告的一种类型。电视里的广告也会有吆喝,但不同类型的产品吆喝形式也不一样。有些令人讨厌的吆喝,就是把一个品牌播三遍甚至多遍,从广告给消费者留下记忆这个角度看,确实有效,问题在于这样的广告极易引起消费者的反感,致使很多消费者厌恶这种产品。这种重复播放的广告,与街头的噪音式广告没什么区别,也属噪音。其诱惑对象都是特定人群。


……
2018-6-5 7:53:00

  当某种说法通过社会交往和网络传播开来,就会固化为某种社会的刻板印象。土鸡蛋更营养的说法就是这种典型的刻板印象,以为高新技术企业盈利水平就会很高,盈利能力就会很强,且具有持续性的想当然也是如此。

  鸡蛋的壳有多种颜色,常见的有白、红、青和棕褐色等,或偏淡,或偏深。你会买哪种?有些人说,当然买棕褐色的,因为这是土鸡蛋,白色的是“洋鸡蛋”。在价格上,土鸡蛋要比“洋鸡蛋”贵很多。不过对笔者来说,按颜色区分鸡蛋有点荒唐。鸡蛋颜色原本就有多种,这与鸡的品种有关。农户家养一波鸡,鸡的品种有差异,或者说鸡的羽毛颜色有差异,似乎下的鸡蛋颜色也有差异。山里人家养的鸡必然是地地道道的土鸡,下的蛋当然也是地地道道的土鸡蛋。这与蛋壳颜色没什么关系。假如你上网去搜各种卖土鸡蛋的网店,会发现鸡蛋的蛋壳颜色五花八门,并非青色或棕褐色的鸡蛋就是土鸡蛋。

  假如从营养角度看,不同颜色的鸡蛋,成分差别不大。蛋壳颜色与鸡蛋的营养水平之间没有相关性。可能口感上会有差异吧,土鸡蛋吃起来更香点,这倒是对的。笔者每次回老家,都会带回来一大筐鸡蛋,仅仅因为口感好一点。当然,这可能是源自笔者的饮食习惯。无论如何,仅仅是口感差异,不足以支撑不同颜色鸡蛋之间的价格差异。毕竟价格差异大到足以让你忽略那份口感。那么,为何市场上鸡蛋的价格差异和蛋壳颜色有关?为何土鸡蛋价格总是要比普通鸡蛋贵很多?就笔者的生活经验来讲,土鸡蛋未必比“洋鸡蛋”安全。原因在于,散养的土鸡喜欢乱走乱吃,而农村里为了驱虫,又会经常打农药。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断言散养的土鸡和土鸡蛋必然比圈养的鸡和鸡蛋更安全?

  对消费者来说,其实很多时候都是想当然而已。这有些是生活经验的局限,比如早期所见的土鸡蛋就是棕褐色的,就会形成鸡蛋棕褐色更好的刻板印象,难以改变。消费决策上的想当然,也可能与间接经验有关。比如亲朋好友的说法,比如一些人所写的文字上的说法,特别是网络时代,信息传播速度很快,很多人不假思索就把想当然的看法当成正确的经验写出来,而读者也自然而然地相信这写出来的经验就是正确的经验,并深信不疑。当某种说法通过社会交往和网络传播开来,就会固化为某种社会的刻板印象。土鸡蛋更营养的说法就是这种典型的刻板印象。实际上,只要做一番科学检测,数据就会显示土鸡蛋的营养成分。只不过对普通消费者而言,无法做这种技术检测,只能选择相信他人的经验。即便当某些人或机构做了相关检测,发布了检测报告,一来很多消费者未必看得到,二来消费者的确证偏见会让他们仅仅选择阅读对自己“有利”的信息,而忽略对自己“不利”的信息。这种偏听偏信的结果让刻板印象固化了。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